仁谦才华的诗

网站首页 » 文艺长廊 > 佳作赏析 >

仁谦才华的诗


发布时间:2018-09-03 20:59:26

   
《故乡:静卧在风雪苍茫里》

越来越稠的夜
让寺院,庄子,羊群和一条伸向远方的路
渐渐模糊
好像都在避着我,不让我亲近
 
一条狗把羊群圈成句号
静止的水磨又转了起来
堆雪的清冷,静默里
木架上的草垛豁了一角
 
雪地的脚印,脚印上凸起的雪
是刚刚离去的老人踩过的
多像他的坟墓
 
几块圆石蹲在塔儿河上
我蹲在圆石上
澄澈的水正在打开一朵石花的记忆
 
当它经过风雪里坍塌的院墙
一个漩涡
正从伯母的眼底涌起

 
 
 
《老海和她的发呆小屋》

碧鸡关聚了诗人、画家、雕塑家和
一群无人豢养的狗
他们相遇相依,一直往
对方心里走去
 
北方的我,带着春城不遇的
寒气和雪花
走进鲁院同学老海的创作室
——“发呆小屋”
字画、古筝、砚池、笔架……
安然闲笔
撑茶台的一块木板
老海说是从大海里捞出的
沉船木
靠近,有海的呼啸、咸涩
船撞在礁石上的声响和焦味
 
老海时常就蹲在这间小屋里发呆
和她一起发呆的还有
躺在书桌上起了
七八万字头的一部长篇
和拖着尾巴望海的没有主人的狗
它们都想搭乘老海的船
出海远行
 
命运,在老海避风遮浪的船上
拉开帘幕,安排情节,埋伏笔
……
搭棚,喂食,梳毛
一个接一个的细节——
种下阳光,花香和泪水
 
雪夜
狗们摇摇尾巴
仰视不是主人的主人
一个个向自己的内心回走
小说里的故事和情节也在
回走
 
老海抬头望了望海的远方
又在小屋里
发起了呆

 

 
《冰寒里的温暖从一层涟漪漾开》
 

卷起雪的宁静,雪的喧嚣
从我和一群牦牛中间穿过
牦牛撕了把荒草,抬头远方
它们缓慢的步态像行走的雪片
雪原也哆嗦了起来
 
水潭边卧着雪
金黄或者墨绿的菖蒲肆意铺展
菖蒲下面还会有什么
 
我用左手舀起水——
涟漪和温度
安放于我的右掌心
这个过程,暖暖的
像一个人走进另一个人的心室
 
零下20度,一条河的欢乐和忧伤
从它的腹腔传出
像这漫天雪野里一星温暖
真实而又光芒的活着

 
 
 
《嘉峪关:天下第一墩 》
 
再往前挪一步就是关外了
我却错过了领取通关文牒的时机
这广阔的寂寞
像你曾经的伟岸荣光
风,一个劲儿吹着
沙滩上是懒散的阳光和
跑来跑去的骆驼草
沙粒和沙粒聚着聚着就散了
 
半截木轮斜卧沙场
更远处是烈酒催落戍士的泪
 
什么也不想了
只想一个人留宿这蛮荒大野
去捡拾丝绸皱褶里散落的
碎月
在讨赖河涌起的波浪上
找回最先穿越你身体的
得得马蹄
甚至,一匹鹰打开天空的
雷电,星座,残阳

 
 
 
《壶口瀑布》

黄浪滔天
这是一场战争的气焰,荡涤心灵的命运交响
 
一练彩虹搭在氤氲里
我,只能把头颅勾下
把身子匍匐在一星雨的呵护里
 
一浪高过一浪的激情——
回旋,反复,撕扯,扩散,落地。
 
时空的边缘,我要独白
你一次次的喧嚣
是为源头的一滴水还是大海深处的一次搏动
 
我,没能跟上你的脚步
在一根草的轮回里守着低矮的阳光和清冷的月色
 
如果有一天,我不是你的孤寂和澎湃
我会退在一粒沙子里
用今生和来世
做一个琥珀的梦

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