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莱菔子

网站首页 » 文艺长廊 > 佳作赏析 >

本草•莱菔子


发布时间:2018-09-03 21:00:53

作者:刘梅花

 
  莱菔们开花的时候,青稞正在灌浆。谁开谁的花,谁灌谁的浆,各自都忙各自的。至于花的颜色,都是莱菔们自己决定的。想开白花就是白花,想开紫花呢就来一朵紫的,这有什么关系呢,主要看莱菔们的心情如何了。
  不过紫花一般来说开不成深紫色的,只是淡淡地一种紫,很清雅,一点也不如大蓟花俗气。当然,莱菔的花也算不上美丽,顶多很平常罢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见解,蝴蝶们可不这么认为。
  这世上所有的花蝴蝶们都认为很漂亮,所以莱菔的花欲开未开时,它们就吧嗒着翅膀从我不知道的地方赶来,挑挑拣拣,拿不定主意,该落在白色的蕾上呢,还是紫色的蕾上好呢?莱菔们就攒足了劲儿往枝上扔花朵。
  早上还是点点的花苞儿,中午未到,哗啦啦全打开了,简直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这些沉不住气的花儿们。那花,一小朵一小朵凑成一簇,好像是一小口一小口呵出的气凝结而成的一样。花没有香气,轻拢在一起,谦逊的样子。
  不是每棵莱菔都可以开花的,真的不是。开花的莱菔是经过挑选和历练过的。让谁开,让谁不开,那是我说了算的。等到开花的时候,开成哪种颜色,才是莱菔自己做主的。莱菔还有个俗名,就叫萝卜。这个名儿俗的,不知是谁给起的,简直让我生气。
  莱菔花败了做荚结籽,那籽就可入药。入药的籽就贵气了,叫莱菔子,不能说是萝卜籽儿。中药材的世界是很高雅的,是从《诗经》里走出来的。
  每味药走进古风的药材世界,就得把俗名扔掉,换个笔名进入。比如蚯蚓,一旦药用就叫地龙。僵蚕呢,药用里叫天虫。还有桔子皮,青的是青皮,老的是陈皮。我们小时候常挖来吃的辣辣,贱的天底下都是。可是一旦结了籽,那籽就是葶苈子,简直像来自书香门第。益母草呢,也叫坤草,可见天之大,母之贵了。牵牛花的籽,是二丑子,大俗即大雅么!当然,有些花花草草皮皮根根们入药,就不必改名字了。大约那些名字们本来就不错。想想这是多么有趣的事啊。
  莱菔子入药,归纳到消导药类里去。吃到人的身体里,归脾,归胃,归肺经。蛇钻的窟窿蛇知道。啥药走啥道都是预先知道的,药们按自己的脉络走就对了。药是走不错的路的。比如莱菔子,它理气开胃,绝对不会跑到骨脉里止痛活血。不过开药的大夫们常常会开错药。
  有时候,人是不如药材的。自己明明该走天涯大道,却偏要跑到七拧八歪的羊肠子小路。人走错路,回头就难了。不像药,牢牢记着自己该走的道儿。
莱菔子入药,主要用来理气消食。还可以配以白芥子,苏子降气平喘。和人参相克,服用人参时不用莱菔子。还有和地黄何首乌也不同用。吃这些药时,那要忌口,对莱菔,也就是萝卜也不能吃的。中药其实挺好,小毛病,煎一碗药汁喝喝就好了。不像西药片,治一样损一样,不宜太频繁吃。
  种莱菔得起垄。我喜欢看一垄白白胖胖的莱菔们挨挨挤挤地生长。那种旺盛的生命力看着非常舒服。待莱菔们长到镰刀把粗细时,就可以挑选备用的了。如果让它们一直这么长下去,只能长成大萝卜而绝对不起苔开花,当然就没有莱菔子可收了。
  这时,挑一些缨子旺盛的,拔出来,拎到南墙下晒晒日头。晒多久呢,两三个时辰。下午日头不毒时最好。待太阳落去之后,缨子也蔫了,莱菔也塌水了,就重新栽起,浇水。只一夜,莱菔们就缓上气儿,又活过来了。
  二茬长起的莱菔,过段日子就起苔抽枝,打蕾开花。同时栽起的一垄,有的开白花,有的开紫花,让人不断有惊喜。你不停地猜,这棵该是白花吧?可偏是紫的。那棵应是紫花吧?果然是白的。就这么,花朵儿不断地炸开着,我就是贪图那份实在的欢愉。
  有些付出是要等很久才能有收获的。等的过程要耐心才行。多大的耐心呢?直到你差不多忘了曾今付出的时候,收获才翩然而来。花败了,结荚。赶在白露之前拔起晾干,就能收到莱菔子了。此时的莱菔,已经不是白胖胖的水萝卜,而是地道的柴萝卜了,变成莱菔子的根。那根蔫巴巴的,让人想起村里哑巴那张二指宽的脸。
  那一年,我们种了很多莱菔,后院里几乎被撑满了。到了栽二茬的时候,我就跑到后院,把他栽好刚换了气的一垄莱菔统统拔起扔一边,让它们集体晒太阳。我是很粗心的人,居然没有发现重栽的痕迹。黄昏,他呵呵地笑着,捡来又一棵棵重新栽下,浇水。我们担心那些莱菔们会死掉。但过了两天,它们居然活过来了,只是有些羸弱。然而不幸的是,莱菔们正抽苔的时候,被邻居家的一群鸡飞进去,把叶子连吃带糟蹋,弄得七零八落,残兮兮的。注定,收不到多少莱菔子了。
  其实我的心,已经悄悄走拢那些莱菔,还梦想着它们把一场将要到来的美丽,埋伏在未来的天气里。可是一群鸡,打碎了我预想的浪漫。生活它总是无奈的啊。这样的过程,我觉得就像村里哑巴的生命过程一样,让人黯然。
  哑巴家离我家并不很远。反正,见天儿能见得着。哑巴家门前有个浅浅的水坑。有时积水多,有时积水少。水多水少对哑巴来说都是灾难。哑巴不仅哑,还瘸着。后来瘸的那条腿生了病,走不利索了。哑巴的哥哥动不动就把他一脚抄到水坑里去。
  本来,哑巴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放牛,拾柴,拾碳。可是那条腿却疼痛的厉害了,无法走动,让他荒废了很多的活,荒废了日子。哑巴的哥哥大约试图找一个最荒芜的角落把荒废了日子的哑巴藏起来。可是他肯定是找不到那么一个地方,只好把哑巴踹到家门前的水坑里。他大约没力气再把哑巴扔到山里边,因为他会爬回来的。
  你见过很多可怜的人,但哑巴那么可怜的不一定见过。他泡在水坑里,慢慢地往坑沿上爬。有人看见了,叹息一声,就把他捞出来,放在墙根控身上的水。哑巴躺上半天,也就活过来了,一步三爬去讨饭吃。隔天,又被踹进水坑。若没有人看见,一泡就是半天。直到有人路过,才能将他来捞出来控水。
  哑巴的这个过程就像我家的那些莱菔们,从水坑里拔起晒晒,晒晒又栽进水坑,再拔起晒晒。如此反复,他居然皮实地活着,让人唏嘘。哑巴的脸上,无奈里洇染着淡淡地愁苦,还有孩子气的纯真——那是无法准确表达出自己的情感,还有对生命的渴望依恋的表情。尽管难以觉察,但他一直都在那样表达着。
  不过,哑巴被这种日子磨损的厉害,他已经爬不远了,顶多,爬到我家门前就筋疲力尽。哑巴做起讨饭这件事,太笨了。他天天盯着一户人家讨要,不会转移一下目标。所以,足足一个夏天,我就得把家里的馒头饼子均出一部分给哑巴。还有他从后院拔来的萝卜。他说,反正这些萝卜们也结不了几个籽,不如直接给哑巴吃掉算了。能救命的萝卜可是最值钱的。
  哑巴的嫂子骂人是很凶的,别人家要是常给哑巴吃食就会被她骂得鸡飞狗上墙。但一般来说她不愿骂我,但我们总是做贼一样的提防着她,怕被骂。总之,那一年的莱菔们还没有机会开花结籽呢,就都被哑巴吃尽了。他爬在水泥台阶上,专心的吃馒头,啃一个个胖的瘦的莱菔,样子虔诚极了。
  那年秋天,我们翻整后院的菜畦。拔掉莱菔的地方,一个个圆圆的坑空着。从此岸到彼岸,莱菔们渡完了自己的一生。


武威市凉州文化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www.lzwenhuawang.com

陇ICP备18003089号-2
技术支持:甘肃天问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